Detailed Information

Cited 0 time in webofscience Cited 0 time in scopus
Metadata Downloads

秦漢시기 詔書의 律令化Research on the Codification of Emperor’s Decree in the Qin and Han Dynasty

Other Titles
Research on the Codification of Emperor’s Decree in the Qin and Han Dynasty
Authors
임중혁
Issue Date
Nov-2016
Publisher
중국고중세사학회
Keywords
수호지진간; 악록서원장진간; 장가산한묘죽간; the bamboo slips of Qin dynasty unearthed at Shuihudi; the bamboo slips of Qin dynasty collected by Yuelu Academy of Classical Learning; The Zhangjiashan Han Wooden slips; 睡虎地秦簡; 嶽麓書院藏秦簡; 張家山漢墓漢簡
Citation
중국고중세사연구, no.42, pp.239 - 295
Journal Title
중국고중세사연구
Number
42
Start Page
239
End Page
295
URI
https://scholarworks.sookmyung.ac.kr/handle/2020.sw.sookmyung/3221
ISSN
1229-7860
Abstract
本文以《岳麓书院藏秦简(肆)》和《津关令》为中心,分析了制诏和令的区别, 以及秦令发展成为汉令的过程。 大庭脩认为在第一类型使用“著为令”,第三类型使用“具为令”。但是“著为令”与第三类型使用的“具为令”“议为令”并没有什么差别。第一类型的制诏当中因其在史书记录时有省略,实际上其中的一些制诏与第三类型对应。从《二年律令ㆍ置吏律》的规定可以看出,第二类型的制诏是皇帝接受官吏制定法律的要求(“请”),以皇帝的命令发布的。第三类型是第一、第二两种类型的组合。在第一、三类型中,我们应该注意“著令”的文字为“其令”。从汉初出现的“其令”的“其”,即“让它(官署)这样做”的命令,没有“著令”等文字而只有“其令”的制诏成为律令的核心语言。 秦始皇26年,改命、令为制、诏,因此一些学者将“诏书”和“令”混同起来。冨谷至认为“著令”并不意味著“附加于令之上”,而是令“被明确、被人周知” 。然而,将《三国志ㆍ明帝纪》“其书之金策, 藏之宗庙, 著于令典”解释为“著录于令之上”是正确的。而且冨谷至主张,成为律令最重要的关键是有无“抬头的'制'字”。但是因为一些成为“令”的当中没有抬头,这种说法是没有道理的。冨谷至主张,虽然所有的制诏可以成为令,但如轻侮之法,《晋书ㆍ刑法志》证明不是所有制诏都将成为令。根据诏书中与现实相关与否来判断而制定成律令,与现实状况没有关系的诏书不会被制定为令。 制诏、令和律在形态上有差异。在诏书中无一例外地记述了制定的原委。例如挟书律的制诏,详细地记录了御殿上皇帝和臣下的语录,肉刑废止令则从缇萦上书到文帝废止肉刑的命令都一一记录。制诏记录所有的原委,而令与制诏在格式上有差异,删除了制诏中的许多部分。从《岳麓书院藏秦简(肆)》的秦令可以看出,成为令的制诏原型已被破坏。在秦令中,制诏制定原委等不必要的部分被删除,只留下集议上讨论的核心部分。《岳麓书院藏秦简(肆)》中,制诏的一部分形式留存在“令”中,但在“律”中,制诏的形式已被“完全”删除。这与张家山汉简的情况相同,“令”中继续保留了一部分,如“制诏御史”等;而在“律”中,“制诏御史”部分被删除。这是令与律的最大的差异。
Files in This Item
Go to Link
Appears in
Collections
문과대학 > 역사문화학과 > 1. Journal Articles

qrcode

Items in ScholarWorks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

Altmetrics

Total Views & Downloads

BROWSE